封不觉

[贩罪][顾天] 胯下一凉

自姜:

        深秋时节,寒风瑟瑟,书店的“客人”少了很多,天一也因此闲了下来。只有在顾问买外卖回来,开门的时候,他才会精神一点,原因是在那时,书店外的冷气会钻进来,在书店里逛那么一圈,最后渗透进骨子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顾问把袋子扔到他面前,十分恶意地把手贴在他老板的脸颊上,美名其曰“人性取暖器”,这名号都被枪匠他说过了“可以暖床”以及术士偶然听到后说的“顾问你太饥渴了,连老板都不放过”,天一冷哼一声,对此不作评价。


        辣鸡翅的油渍不小心弄到了书上,顾问瞄一眼书页,然后说道:“枉你挂了书店老板这一虚职,啧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天一对此不以为然,回:“在我看来这本玩意儿就像一叠装订起来的厕纸,部分擦过屎,有些上面甚至是有女人的经血,翻阅时,我的手指、眼睛和心灵都受到了创伤,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是游戏线索,我想我早就把他杀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……是个极度昏庸的总督呢。”扫完一页的内容,顾问下了定论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好色却是个性无能,赌博又总是输钱,克扣了别人的工资来满足一己私欲,管理双鹰郡更是一塌糊涂,不堪入目,”天一继续说着,一手端起咖啡杯,另一个向边上的人伸出手要面纸,“当死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你这番话倒是像反抗组织的言论了,”顾问随手撕下一页书然后递了过去,“活了这么久,你也被传染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有,”天一抹干净了手,又从边上抽出一本杂志来看,“我的职责本来就是‘教育’人类,适当散发一下自己的光与热而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那你算计自由前线,教唆炎武联盟,斩杀钢铁戒律,扶持刑天曹朔,然后让暗水变成茶仙的样子,在全球直播上面发表了一些联邦意见的事情也都是在散发光与热喽?”简直像说相声一样,讲出一大段台词,顾问他也不嫌渴得慌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就是,逆十字存在的意义不同于反抗组织,”天一向后一仰,陷在了沙发椅里面,“既然这个世界已经沦陷,那就引导他在堕落中轮回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哼……”顾问意味不明地哼一声,接过话,“既然我已经堕落,那就只能沦陷在这家书店里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哟?谈恋爱了?”天一斜眼睨着他,神情微妙,“怪不得最近你智商下限了,谁啊?哪个没长眼的白菜惹上你这头拱人的猪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。”顾问说的话让天一不敢相信他的耳朵,不过他身上的罪还在,又明晃晃地提醒他这是真实的,他突然卷起袖子,在命运上发出了一条消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收到消息的是术士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提醒别人,呆在亚空间里,别出来,我和老板有要事相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我怎么感觉这个“要事”有点不对劲呢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术士表示他不想说话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前端被真理之线绑住,整个人沉浸在密集的快感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白皙的颈部此刻沾染了唾液,顾问从底部向上舔舐着,温热的触感麻痹掉神经,天一忍不住抖了两下,却是嘴上不饶人:“我本来只以为咱们这儿只有枪匠属狗,没想到你也是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一阵酥麻感传来,顾问轻轻啃咬着他的耳垂,唾液让它变得湿漉漉的,罪魁祸首却停下了动作,在鼻息直接喷涂到皮肤上的距离,轻轻说了一句:“专心,别谈论到别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低沉外带上哑音,这句话变得具有魅惑性了起来,天一只来的及暗骂一句色情狂,就被捆了手,同时,双脚也被无形的线牵扯住,变为了动弹不得的状态。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人的手灵活地钻入西裤里,在被真理之线绑住的地方,不轻不重地揉捏按压,稍稍掐住,然后用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……”天一倒吸一口凉气,再晃回神的时候衣服都被扒得一干二净。他被掰过头,强制性地与顾问接吻,柔软的舌头交合在一起,嘴唇染上了红,唾液因为无法咽下,从嘴角流了出来。天一不满地瞪了他一眼,牙齿咬了下去,一股甜腥流入喉咙。


        顾问向后坐了坐,眼神危险,嗯一声,手在他的腰际处抚摸着,天一身体一颤,他可以明显感觉到胸口的两点在被真理之线拨撩着,很快,那里就变得红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被捆住的原因,调换体位变得非常容易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术士看见他们的时候已经是晚上,天一只“穿了”一条毯子,面色泛红,眼神颓废,他正想问“老板你是不是咖啡机坏了”的时候……他看见了地上的衣裤和刚从天一卧室里出来的、同样只穿了一条毯子的、神清气爽的顾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当即立断他再次瞄了BOSS一眼,顿觉,胯下淡淡的一凉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死宅终于出来了啊?”顾问看上去心情不错,把沙发椅放正后坐了上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,白日宣淫,我必须要出来围观啊……”术士把视线收了回去,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神色,“进度这么快啊……都已经上过床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准确的说是上过沙发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等等,术士你知道他早有图谋不轨?”天一仿佛回魂一般,向顾问投过去一个威胁性质的眼神,“你个王八蛋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,呃……应该只有你不知道。”术士舔了舔嘴唇,不懂为什么举起了双手,“一个月前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前的某个下午,我还记得我在电脑前坐得好好的,然后我就看见了顾问坐到了我对面去,还摆着生不如死的模样,我问他怎么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宅男你有谈过恋爱的经验吗……”他没有回答我,反而意味深长地说出了句十分恶意的话,显而易见地我回答了他,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有……”顾问他一手撑头,继续说下去,“而且我发现我似乎正在暗恋的状态中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F*uk,这算什么?太伤人自尊了!天理不容啊……噫,等等,他不是喜欢薇妮莎的来着吗???这算是明恋吧!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用膝盖都猜得出来你在想什么,”顾问白我一眼,随机把视线投向了天花板,“不是薇妮莎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大爷,军师!别逗我!不是薇妮莎难不成还是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,月妖是不可能的……难不成顾问是姐控?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顾绫?”我感到世态炎凉,找女朋友越来越不容易了,颤抖着开口,然后下一秒就被啪啪啪地三大巴掌打了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滚。”因为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后方站着的那位美女。为女士挪出位子是我应尽的职责,随着我拉着被抽肿的脸坐到了地上,顾绫开口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天一?”


        我有点崩溃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我崩溃了。与此同时我也就在无意识之中听完了顾绫一下午的泡妞讲座。


        回过神的时候我看见了顾问十分复杂的神色。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天一呵呵一声,然后盯住了顾问的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作甚作甚?这是要打架吗?”左道意外看见了这一幕。术士沉默几秒,之后说道:“左道兄就不要掺和别人的家事了……”接着走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左道: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左道向前迈了几步,看见了地上的衣裤,逆十字军师和逆十字老板身上的毯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随即忽然觉得胯下蛋蛋一凉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END.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@阿月 妹子的点文,嗯……怎么说呢,我相信拉灯应该没有打扰到观看(。)而且我……偏题了,对不起…



评论

热度(10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