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不觉

杂谈

楚天遥:

  保护。
    这个词天生就和封不觉不搭界。他习惯的是剖析,是嘲弄,是毁灭,他可以让一个团队分崩离析,他可以让多年的恋人互相猜疑,他可以让怪物都畏惧。他就是一杆枪,一把手术刀,把腐肉和血割尽,留下白骨森森。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王小叹会在他身后,用最大的善意去治疗他留下的伤口。封不觉心底仅存的一点善意,叫做王叹之。
    他习惯独立地与人相处,对陌生人如此,对熟人也是如此,偏偏他把保护王叹之看成是一种责任,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“封不觉”的事情。但他还是做了,而且一保护就保护了这么多年。
    他的解释是福尔摩斯必须有个华生。 
    哪怕有一天伍迪怪笑着说他们之间必须决一死战,封不觉都会把刀子刺向自己的胸膛。
    “因为一个满怀恨意的王叹之比一个满怀恨意的封不觉要有趣多了。”
    因为就算是封不觉,也会有想要保护的人。

评论

热度(31)

  1. 封不觉黄皮子萨满 转载了此文字